新书包网 > 校园都市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370章 以毒攻毒(-至-第372章 以毒攻毒(
    很显然,刘明光是有备而来。正如他所说,这种事情闹大了,作为当事人的楚天舒没有好处,牵扯其中的简若明、上官紫霞、苏幽雨等人作为政府工作人员也经不起这种负面新闻的炒作。

    因此,吃准了这一条的刘明光,不管楚天舒与向晚晴如何的软硬兼施,他就是软硬不吃。

    楚天舒与向晚晴对视了一眼,问道:“这么说来,刘老板是不肯和我合作了?”

    “呵呵,”刘明光说话始终带着笑,这估计也是他为人处事的法宝,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叫伸手不打笑脸人。“楚先生,不是我不肯和你合作,实在是你提的要求我们公司满足不了。”

    话已至此,楚天舒也不愿和刘明光再多费口舌,他说:“既然刘老板觉得为难,我们也就不强人所难了。”

    “好!”刘明光对刘明辉一挥手,说:“明辉,去把帐结了,我们告辞。”

    “且慢!”向晚晴制止了正要出门的刘明辉。

    刘明光愣了一下,问道:“向记者还有何指教?”

    向晚晴淡淡一笑,说:“呵呵,指教没有,我只是想告诉刘老板,买单就不劳你破费了。”

    “哦,向记者太客气了。”刘明光说:“有道是,生意不成仁义在,我看楚先生和向记者都是明事理,顾大局的人,无论于公于私,我既愿意和你们交朋友,也愿意为你们这样的客户提供服务。”

    “刘老板,真不是我们客气。”向晚晴把手在桌子上一比划,笑道:“你看,我们还没有吃完呢,刘老板把帐结了,不是想赶我们走吧?”
    “抱歉,抱歉,”刘明光尴尬一笑,双手一抱拳,说:“哈,那我们就不打扰两位了,告辞。”他刚把前腿迈出去,又站住了,回头笑嘻嘻地说:“向记者,你口袋里的那支录音笔可以关了。”

    这家伙,耳朵和眼睛可都够毒的!

    楚天舒虽然看不惯刘明光的嚣张,但也暗暗佩服他的老辣。

    向晚晴倒也没太在意,将录音笔从口袋里掏了出来,笑问道:“刘老板,你要不要复制一份存档啊?”

    刘明光摇头说:“呵呵,暂时用不上着,日后如果需要,再来麻烦向记者。”

    说完,刘明光抬腿要出门,又被楚天舒喊住了:“刘老板,请留步!”

    合着刘明光再好的耐性,脸上也露出了不悦之色:话已经说得够清楚的了,怎么临出门还没完没了呢?

    “刘老板,我们不互相留着联系方式吗?”楚天舒端着咖啡杯,含笑问道:“如果你过两天又有了和我们合作的意愿,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刘明光婉拒道:“楚先生,我想暂时没这个必要吧?”

    “你这么肯定?”楚天舒站了起来,走到刘明光的跟前,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刘明光不由得有点心虚,暗道:这个年轻人如此的气定神闲,莫非他真有什么手段能逼我就范?

    但是,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说:“楚先生,如果我哪天回心转意了,我可以和向记者联系。我想,打青原卫视的爆料电话可以找得到向记者吧。”

    刘明光真是老江湖,他如果接受了楚天舒的建议,互相留了联系方式,那就等于是承认了自己可能要回心转意,这个面子他是不肯丢的。但是,他又不好太过强硬地拒绝楚天舒,一点退路也不留,就只好拿青原卫视的爆料电话来作挡箭牌。

    这一招够圆滑,既给了楚天舒台阶,也保住了自己的面子!

    楚天舒和刘明光同时大笑了起来。

    从窗口看着刘明光的车子消失在夜色之中,向晚晴皱起了眉头,说:“天舒,这刘明光不太好打交道啊。”

    “嗯,”楚天舒笑笑,说:“不过,这也说明他这个人还不错,做人有底线,做事有底气,不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主儿。”

    “你这说得倒也没错。”向晚晴点头认同了楚天舒的看法:“可是,他执意不肯配合,下一步又该怎么办呢?”

    楚天舒胸有成竹地说:“牛不喝水就只好强按头了。”

    “干吗?”向晚晴瞪着眼睛警告道:“楚天舒,你别冲动啊!这一次机会是错过了,可你不能把一辈子的机会全错过了。”

    楚天舒装腔作势摇头晃脑地说:“记者同志,你放心,我不会蛮干的,我大小也是个政府干部嘛。”

    “嘻嘻,你一定是又有鬼主意了?”向晚晴扑哧一笑,喝道:“老实交代,如实招来!”

    楚天舒将桌子上的图片一张张地捡起来,做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以毒攻毒!”

    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整点公司办公的写字楼前就来了一伙子人,领头的是混沿江大道的板寸头,跟在他身边的是那个“天使女孩”,她口口声声要讨说法,说整点公司败坏了她的光辉形象。

    关于“天使女孩”的光辉形象,在第273章里有过描述,真可谓是女人堆里百年不遇的一朵奇葩。

    人长的矮,还要胸脯没胸脯,要屁股没屁股,高高的颧骨,满脸的雀斑,两只大龅牙突在外面,配上一对大肿眼泡,不说是惨不忍睹,至少是对不起普天下的老少爷们。

    听说这么一个“天使女孩”被败坏了形象,负责出面接待的刘明辉忍不住要捂着嘴乐,被板寸头吼了一声才没乐出声来。

    “天使女孩”出具的证据就是匿名信里的图片。

    刘明辉自然要陪着笑脸解释,说这图片上的人,眼睛都打上了马赛克,不是“天使女孩”的光辉形象。

    可是,无论他再怎么花言巧语,也无法否认“天使女孩”其他部位的独一无二性,板寸头从街上随便喊了一个三岁的孩子过来,看了图片几眼,就问他这图片上的人是谁,三岁小孩只看了“天使女孩”一眼,就立即指认出来了。

    这么一来,刘明辉就哑口无言了。

    “天使女孩”趁势就哭哭啼啼地闹开了,板寸头等人吵吵嚷嚷要整点公司赔偿精神损失费,这么一吵一闹,就吸引了不少围观的路人,进出调查公司的客人大多都带着见不得光的意图,一看这种混乱不堪的场面,一个个都退避三舍了。

    刘明辉安抚不住,又做不了主,只得跑到里间办公室里去请示堂哥老板刘明光。

    刘明光一听就明白了,这是昨晚上的生意没谈拢,今天特意过来找茬儿的。他强压着心头的火气,让刘明辉去和板寸头等人谈价钱,如果花钱不多,就打发他们走人。

    可是,板寸头来了个狮子大张口,说整点公司败坏了“天使女孩”的形象,害她嫁不出去了,要么让她来整点公司打工,要么就赔她五万块钱当嫁妆。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