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校园都市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523章 一箭双雕-至-第525章 抓住弱点
    “哼,这家伙倒打一耙。”黄如山在心里暗骂了赵永昌一句“卑鄙小人”,气呼呼地说:“小楚,你想想,赵永昌除了听郭书记的还能听谁的?”

    “是啊,这也不奇怪。大家各为其主嘛。就像我,伊市长让我干什么,我还能说不干吗?”楚天舒转过头来看着黄如山,问道:“其实,我觉得你还伺候那么多的领导,比我们更为难。秘?”

    “对对对,你说的太对了。”黄如山心里一阵窃喜,楚天舒还挺理解自己的。想到这,他看了一眼歪在路边的途观车,说:“小楚,今天这事儿我也不瞒你,中午下班前我接到一条短信,家里有点私事,一着急就把公家的车开出来了。”

    “谢谢秘书长对我的信任。不过,这年头谁家里没点急事呢。”楚天舒笑了笑,说:“到底因公因私,还不是领导说了算。”

    这句话说得黄如山心里又开始打鼓,说了半天,最后还得看伊海涛对此事如何定性,那还不是要死定了。

    黄如山试探着问道:“小楚,你看领导会是什么意见?”

    “这个……我也拿不准。”楚天舒问:“秘书长,你开车出来的时候都有谁看见了?”

    “小车班的几个司机好像都在吧。”黄如山想了一想,说:“老万,老刘,老李他们几个。”

    楚天舒皱起了眉头,说:“其他几个人还好说,我就担心老李会跟郭书记说这事。”

    老李是郭鸿泽的专职司机,平时就有捕风捉影打小报告的毛病,他看见了黄如山开车出去,多半会告诉郭鸿泽的。当然,如果不出事故,谁也不好说什么,可这出了事,郭鸿泽作为分管纪检监察的副书记,也是有权严肃追究的。

    黄如山正心神不定瞎琢磨的时候,楚天舒又说:“秘书长,郭书记一大早就给伊市长打电话,好像对你有些不太满意,还有,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还特意问了我,你为什么没来吃饭?”

    “啊?”黄如山张大了嘴巴。

    黄如山脸上还显得比较镇定,但心里却越发不踏实了,不用说,赵永昌昨晚上吃了闷亏,一早上就向郭鸿泽告了黑状,这些天朱敏文和唐逸夫不在家,党委和政府的工作就是郭鸿泽与伊海涛说了算数,要是这两个人联手来对付自己,那就真是万劫不复了。

    楚天舒看出了黄如山的心思,说:“秘书长,我出来之前跟伊市长请了假。”

    黄如山胆战心惊地问:“伊市长怎么说?”

    楚天舒不紧不慢地说:“伊市长听完了我说的情况,沉默了至少有两分钟,然后很严厉地说……”

    完了!黄如山在心里哀叹了一声,有气无力地问道:“他说了什么?”

    楚天舒学着伊海涛的口气说:“伊市长说,这个老黄怎么搞的,我让他到乐腾市拿份材料,他怎么自己开车就去了。再说了,任务再急,也应当注意行车安全啊。”

    黄如山的心扑通扑通地一阵乱跳,只差要蹦出来了,他几乎忘记了领导的身份,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抓住了楚天舒的右手,激动地说:“谢谢,谢谢,谢谢。”

    楚天舒忙把手抽出来,说:“秘书长,你别谢谢我,要谢就去当面谢谢伊市长。”

    这时,黄如山才意识到失态,忙把手收回来,从档位边上的纸巾盒里抓了一把纸巾,将额头上喝脸上的汗水胡乱地擦去了。

    回到市府办公大楼,黄如山连自己的办公室都没进,急匆匆地就直奔伊海涛的办公室而去。

    敲门进去一看,郭鸿泽居然也在。

    黄如山尴尬地要退出来,伊海涛喊住了他,大声问道:“老黄,我要你拿的材料呢?”

    “报告伊市长,已经交给小楚了。”黄如山低着头,。

    伊海涛严厉地说:“老黄,我必须得批评你几句了,出去拿个材料,你派个人跟司机一起去不就行了,还用得着亲自开车去?”

    “是,是,市长批评得对。”黄如山小心翼翼地解释说:“下班之前我和乐腾市政府办联系,他们说中午要休息,我想如何派个一般工作人员去,肯定要等到上班才能办,我担心误事就自己开车去了,没想到回来的时候,遇上一个突然横穿马路的,一着急,车就在栏杆上碰了一下。”

    伊海涛大声说:“老黄,郭书记一上班就来问了,你看看你办的这事,要多少领导替你操心啊。”

    郭鸿泽嘿嘿一笑,假装关切地问:“老黄,你还好吧?”

    黄如山说:“还好,谢谢书记关心。”

    “好什么好?”伊海涛继续板着脸说:“朱书记不在家,你要是闹出人命关天的大事来,你让我和郭书记怎么交代?”

    黄如山点头哈腰地说:“是,是。对不起,我错了,我检讨,给领导们添麻烦了。”

    “老黄,你是市府办的负责人,文件规定你都不记得了,其他人就更当耳旁风了。”伊海涛不依不饶地说:“市府办牵头起草一个通知,市府办和市委办联合下发,重申一下严禁领导干部驾驶公车的规定,如有违反者,严肃处理。郭书记,你的意见呢?”

    郭鸿泽从他的专职司机老李那里听到了风声,下午一上班就专程跑到伊海涛的办公室来,本以为可以趁唐逸夫不在,唆撺着伊海涛抓住黄如山的这个把柄把他整个半死不活的,他就可以早一点看到两败俱伤的结果。

    郭鸿泽做梦也没想到,伊海涛明显不上套,居然说黄如山开车出去是他派出去拿材料的,他开始还不相信,听说楚天舒亲自前往处理事故,才不得不将信将疑。听到伊海涛问自己下发通知的事,只得说:“我同意,是有必要再强调一下了。”

    黄如山悄然退了出去。

    郭鸿泽觉得没意思,紧接着也告辞了。

    第二天,途观车就修好了,修理费由保险公司赔付了大头,经济损失不大,事故善后作了因公处理。

    黄如山终于如履薄冰地度过了这一关,虽然他还谈不上有多么地感激伊海涛和楚天舒,但是,他在心里还是恨上了郭鸿泽及赵永昌等人。

    这就是伊海涛和楚天舒希望看到的结果。

    按理说,现在揪住黄如山的小辫子整治他一番确实易如反掌。

    这固然可以砍掉唐逸夫的一条臂膀,但是这样一来就等于和唐逸夫撕破了脸皮,矛盾激化到了台面上,在朱敏文和省里的领导态度尚不明朗的前提下,最大的可能就是各打五十大板,两个人争斗的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郭鸿泽正好坐收渔利。

    对于郭鸿泽的险恶用心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