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校园都市 > 我的绝美老板娘 > 229-234
    246.明目张胆的暗杀(上)

    成老爷子他们没能力查清楚万蛊窟到底有多少高手,但政府军里那些高级军官的行踪他们还是查得清楚的。【最新章节阅读..】两军交战两年多,暗棋自然全部都行动起来了,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依克族也不可能撑到现在。

    此时此刻,我的手机里,便有张依克族军方的秘密地图。

    这地图上闪烁着许多的红点,而这些红点。代表的都是政府军高级军官的所在地。

    缅国政府军号称数十万,但除去那些城市驻军、海军等,真正加入这场战争的也就不到五万。五万军队分由四个集团军分调过来,总共是八个师。这八个师联合其他部族的那些杂牌军,总共约莫八万人左右,形成长长的封锁线,将依克族牢牢包围在缅国北方的这个小角落里。

    那些杂牌军不过是乌合之众,我对他们没什么念头。只要为首的政府军跨了。他们也会望风而逃。

    八个师,每个师不过数千人,能够指挥的师团级干部其实也就那么数十人而已。我不是不想直捣黄龙,直接去把政府军的最高长官给干掉。可惜,成老爷子他们并没有弄清楚政府军的司令员藏在哪里。

    于是,我只能把我的目标放在我们知道行踪的那些长官里的最高长官身上。

    政府军此行的副总指挥、总参谋长,政府军中将李德绛。

    虽然他们肯定已经知道我来缅国的消息了,但他们能拦得住我么?

    万蛊窟能够和我匹敌的也就只有西摩红,他总不可能亲自来保护这个李德绛吧?

    我是打定主意要给政府军下马威,想及此处,不再犹豫。直接让灭蒙往地图上标示的李德绛所在地去了。缅国的军事力量很落后,打仗还像我们华国旧时那样,虽然不是小米加步枪,但实际上也好不了多少。

    八万人,战线漫长,这便注定他们的部队很分散。

    根据地图显示,李德绛并没有在最前线,但是就在离前线不太远的迪坎市。

    迪坎市也算是缅国颇为繁华的城市了,我心道,这个李德绛倒是挺会享受的,打仗还找到城市呆着。连军事长官都如此,难怪缅国政府军的战斗力在全世界都出名的低。

    从成老爷子的山顶豪宅飞到迪坎市,也不过就数十分钟而已。

    依克族的暗棋早已经查清楚李德绛的具体住址,只是这两年多来因为缺乏高手,李德绛身边又有强者保护的原因,所以才始终都没能够干掉他。

    迪坎市东四街从左往右数的第八个别墅。

    这里就是李德绛这两年多来呆得最多的地方。也可以说是他的窝。

    缅国本就经济落后,而且迪坎市在缅国也算不上一线城市,是以迪坎市看起来也就和九十年代的华国普通省会城市差不多,譬如荆市。我从迪坎的上空飞过。往下瞧去,迪坎的繁华真和江市、荆市,甚至宁县,都没得比。

    当然。在这里也同样有富人。

    东四街便是富人聚集的地方,这里别墅成群,灯光璀璨。

    成老爷子安插的暗棋在几分钟之前给成老爷子发过去消息,说此时此刻李德绛就在他那栋别墅里。而且。现在他那栋别墅里还聚集着不少政府军的高级军官,在玩儿那种聚会。

    **,往往是从上层开始的。

    我坐在灭蒙的背上,在李德绛别墅上空的几百米处盘旋着。有夜色掩盖,我不担心有人能发现我们。

    其实我要杀李德绛容易得很,随即扔几个炸弹下去也能把他炸得粉身碎骨,但我不想这么做,因为我是练家子,我是虚胎修士。我有我的骄傲,哪怕是暗杀,我也要用自己的本事干掉李德绛。

    很多高级将领都在么,那更好。还能给我省下不少事。

    我拍拍灭蒙的脖颈,让它落了下去。

    在离着李德绛别墅地面还有十余米的空中,有负责守卫的士兵发现我了。这些政府军的士兵素质果然很差,瞧见我。他们竟然不是先开枪,而是乌拉哇啦的叫唤起来。

    等到他们聚集数十人,我和灭蒙已经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了。

    “杀!”

    我对灭蒙说,然后便提枪从灭蒙背上蹿下,朝着别墅里面跑去。

    周围对我们严阵以待的政府士兵们多数都拿着微冲,穿迷彩服,面色黝黑如炭,不过也有拿着步枪的。

    “哒哒哒”

    他们朝我和灭蒙开枪了。

    可惜。我刚要落地时便已经把全部内气和斗决都运转起来,虚胎之境的速度展开,留下几道残影,人已经闪到别墅前面凉亭的柱子背后。至于守在凉亭里的几个士兵。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开枪就已经被我用内气外放给射死了。

    灭蒙更牛,仗着毛糙肉厚,连躲都不躲。子弹打在它的羽毛是竟是溅出了火花。

    连我都觉得诧异,因为我也没想过灭蒙已经这么厉害了。似乎从那次死而复活后。它的实力便进境得惊人,甚至比体内九道吸灵阵的我进步得还要更快。

    这家伙迈着大长腿极快的穿梭着,不断有政府军死在它的鸟喙和翅膀下。

    政府军的素质之差在这时更是完全的体现出来。

    才短短的数十秒,他们就乱了。各自为阵,没能对我和灭蒙形成有威胁的火力。

    我看灭蒙对付这些杂兵并无压力,也不再耽搁,径直朝着别墅里面蹿去。

    “哐当!”

    “哒哒哒”

    我抬腿踹倒别墅的金属大门,里面顿时出现了十几道火舌,都是在朝我扫射的微冲。

    只是,这些微冲自然都没能扫到我。

    我知道里面有人,在踹倒大门的瞬间已经掠到墙壁背后。

    我放出内气去。里面很快响起接连不断的惨呼声。

    虚胎之境操控内气,不仅仅可以摄物,也可以用于杀人。如果说内劲宗师外放的内气是凌厉的刀,那虚胎居士外放的内气,那就是柔韧却足以割破人喉咙的钢丝绳。

    短短数十秒,我就能够从里面人的惨呼声中感觉到他们的惊慌失措。

    有人用缅语喊着什么,声音震荡,是个不俗高手。然而,我却根本听不懂他说的什么。

    等到屋内再没有枪声响起了,我才露出身形,提着枪朝里面走去。

    “哒哒哒”

    有人朝我开暗枪,我身形闪动。避让开去。

    紧接着,屋内的惨叫声更是密集起来,不绝于耳。

    到处都有血花飞溅,墙面、地上,到处都是囫囵尸首和血迹。

    李德绛是副总指挥,他的居所便可以算得上是副司令部,这里少说也有两个排的士兵负责防卫。只是这些士兵根本不能对我造成威胁,很快,留下已再无活口。外面的灭蒙也在这时跟着进来了。

    它灵智越来越高了,比我更快的往楼上蹿去。

    在楼梯拐角处有火舌出现。

    可子弹打在灭蒙的身上,也只能溅起火光而已。

    我五指张开,释放了内气过去。此时的我。就是沦陷于杀戮的魔。这些鲜活的生命接连不断的死在我手下,却不能让我的心掀起半点波澜。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有的时候可以仁慈,而有的时候,却仁慈不得。

    楼梯间的十余个迷彩服士兵也很快倒在了血泊里。

    我没有着急。只是缓缓朝着楼上走去。我能从那混乱的脚步声中听出来楼上的敌人此时有多么的心慌。

    有男人在呼喊,有女人在尖叫。

    我到楼上,看到有赤身**的各式女人在四处奔逃。她们看到浑身浴血的我,满是惊骇。尖叫着、哭喊者跑开去,那白嫩嫩的屁股随着她们的跑动也跟着慌张的摆动。

    有不少士兵躲在个个掩体后朝我开枪,但是有灭蒙挡在我前面,他们威胁不到我。

    我又释放出内气,收割着一条又一条性命。

    247.明目张胆的暗杀(下)

    那些光屁股的女人我没有去管,不想杀,也懒得费那功夫去杀。【无弹窗..】

    有胆大些的女人见我不杀她们,惊慌失措的从我旁边跑下楼去,然后便有很多女人跟着效仿。不过那些男人冲出来,却总是被我以雷霆之势杀掉。我的内气比枪还要厉害,总能悄无声息的干掉他们。

    到最后,这栋别墅里仅剩的男人们都躲在了最后那个房间里。

    这些男人,都是在这里逍遥做乐的将领。

    灭蒙先我之前走进房间里去,哒哒哒的枪声疯狂的响,打得灭蒙浑身也是叮叮当当直响。

    这家伙的羽毛摸着柔软。但没想到原来质地已经变得这么坚硬。

    我释放出内气去,在整个房间内乱舞着,就像是挥舞着软鞭。血腥味很快就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当灭蒙稍稍让开身子时。我看到的画面很是血腥,但这全都是我自己造成的。

    这些人里面有内劲高手,但也已经死在了我的内气之下。

    我不知道李德绛是谁,也没有兴趣去知道。只是看到房间里已经没有活口了,我才转身离开。

    别墅外面已经聚集过来不少政府军的士兵,但我和灭蒙却是从天台上飞走的。

    我说过。我要想走,政府军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留得住我。

    等我骑着灭蒙在夜空中极高的地方飞行时,收到成老爷子的信息,“李德绛已死。”

    我嘴角挂起若有若无的笑容,继续朝着下个目标的所在地而去。

    这也,漫长的政府军阵线被我四处开花。这条长蛇四处被我捅了窟窿眼。

    拥有灭蒙的我机动性实在是太强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制约我的手段。只可惜,我没有遇到西摩红。

    死在我手里的将领和内劲高手有多少,我不知道,也没工夫去数。

    只是我的手机里接连不断收到成老爷子发来的信息,谁谁谁死亡。不用想都知道,这些信息。肯定都是他们依克族安插的暗棋发给他的。

    到夜色逐渐淡去,黎明即将来临时,我才飞回到成老爷子的豪宅里。

    其实我自己挺淡定的。觉得这没什么。之前闯过万蛊窟七大寨的我,再闯这样的阵仗真不算什么。

    我让灭蒙去玩,自己则是回到房间里洗澡。

    刚打开门。我却是看到我的床铺上有个微微蜷缩的人影。她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胸,应该是冷。

    我心里叹息,“傻丫头”

    这绝美的身影自然是成小敏无疑。我知道,她这是担心我出事,在这里等我。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她应该在这等了整夜,因为她连她的大红色喜庆服都还没有换下。

    我悄悄走过去,帮她把被子盖好,然后拿着衣服进了厕所。

    经过整夜的杀戮,我浑身都已经被鲜血浸湿了,都快结成了血疙瘩。粘粘糊糊的难受。

    我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出来时,成小敏却已经醒了。

    她还躺在床上,看到我。大眼睛眨巴眨巴的,随即却是淌出泪来。

    我心里感动,也有些疼,强笑道:“哭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成小敏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跑下床到我面前,紧紧抱住我。“庄严,我好担心你!我真的好怕你出事。为什么啊为什么我会爱上你啊?”

    她这话说得有些语无伦次,我听着也极不是滋味。

    我想。或许像我和成小敏这样的,就是所谓的有缘无分?

    我喃喃叹息着说:“小敏,别这样”

    她却是紧紧抱着我不愿意撒手。哭泣着:“为什么我会爱上你呜呜”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任由她抱着。

    “咳咳!”

    直到门外突然响起成老爷子的咳嗽声,成小敏也猛地放开我。像只受惊的小鸵鸟,慌忙钻到被子里去,埋头在里面,就剩下两只秀气的小脚丫子还露在外面。

    成老爷子大概是没注意到成小敏刚刚在流泪,进来还打趣道:“你这丫头,你和庄严都是夫妻了。还这么害喜干什么?爷爷看看你们搂搂抱抱也没什么关系嘛!”

    我没好气的撇了撇嘴,成老爷子这是要耍无赖,愣想着假戏真做啊?

    可他也不想想,这可能么?

    我转移话题,问成老爷子道:“成老爷子,现在政府军那边是什么反应?”

    “哈哈!”

    说到这事上,成老爷子便止不住的开怀大笑,“还能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