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校园都市 > 大明春色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叛首难除
    朱高煦每日的喜怒情绪,十分抽象。因为他大多只能通过奏章上的文字,充分发挥想象、才能理解大明疆域内各处发生的事。

    而这种心情有时喜悦,如同得到了盛庸在日本国的消息。有时也很烦躁,最近两天南北两个方向都送来了坏消息。

    一份是宁夏卫(银川)的奏章,瓦刺部在秋季,竟然跑到河套地区来放牧了。当地武将上奏警示朝廷,并请求援军。

    朱高煦有一种挫败感。他刚登基便进行了北征,在冰天雪地里出生入死,沉重打击了鞑靼部;但此事的结果,似乎是让西边的瓦刺诸部压力顿减,有了南下河套地区的迹象。朱高煦不得不暗自承认,武德初的北征没起到甚么作用。

    朝臣举荐宋晟的次子宋琥,带兵到宁夏卫整饬军务。宋琥世袭了他爹宋晟的官职和爵位,乃平羌将军、西宁侯,并娶了朱高煦的妹妹安成公主,成为驸马,目前人在西宁。

    宋琥既与太宗一系皇室联姻,又是猛将之后,故有大臣举荐。势力扩张到西域地区的帖木儿死了之后,据报其内部正在内讧,来自西面的威胁也几乎没有了;因此朝廷认为,可以调任宋琥至宁夏。

    朱高煦虽然认可宋琥的先父宋晟,却对妹夫宋琥不甚了解。他心头有个更好的人选:何福。

    何福在“靖难之役”、“伐罪之役”中,都在失败那一方带兵,战绩实在不堪。不过正因多次在战场上交手,朱高煦才对他比较了解,认为何福还是有本事的。而且何福洪武年间在西北带过兵,有经验和旧部。

    但何福在伐罪之役中有功,此时在京师锦衣玉食,把他弄到西北边陲去,不知他是否满意。

    而朱高煦已经没有妹妹,嫁给何福当儿媳了。倒是朱高煦的心腹大将韦达,还有个女儿待嫁闺中;然而大将们之间不断联姻,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朱高煦想起自己还有个小姑姑宝庆公主,小姑姑虽是太祖的小女儿,却是在燕王府被朱棣养大的,也勉强算燕王府一脉的亲人。在“靖难之役”时,朱高煦亲口许诺过一个叫赵辉的武将、要将宝庆公主嫁给他,只要赵辉协助李景隆开京师城门;但那赵辉名声不好,朱高煦在父皇面前说过坏话。后来赵辉又多次向太宗讨要公主,太宗一烦躁就把他给砍了。
    于是朱高煦顿时有了思路,让何福家与皇室联姻,然后去西北统领军队、也能叫人放心一些。何福好像有六个儿子,总得有一个品行不错、并且未娶妻子的罢?

    另一份则是刚收到的安南都督府奏报,一支从云南驶入红河的船队,遭遇了安南叛军余孽黎利部的偷袭劫掠。明军死伤百余人,船上的矿银、铜料、翡翠、红宝石、上等茶叶被劫掠一空。

    朱高煦大怒。朝廷的收入损失惨重,且沈家也亏损重大。这条运输线路,又是朱高煦亲自设计的,原先他颇为得意,所以才非常生气。

    那黎利还曾煽|动刺客,欲对朱高煦不利。而今仍旧逍遥法外,让朱高煦难以控制愤恨的情绪。

    朱

    (本章未完,请翻页)

 &nb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