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士兵很快就用钥匙打开了爱莎和伊丽莎白所在牢笼的锁,爱莎的心脏跳得极快,她知道自己有多紧张,但是想到对方是身强力壮的暗族男子,她即使反抗也只会像之前那样反而被更粗暴得对待,爱莎顿了顿,还是拉着伊丽莎白的手主动站起来,用半护着她的姿势低头往笼子外走。【..】

    那个暗族士兵一愣,要伸过来将她们揪出去的手停在半空中,几秒后又收了回去,好像有些尴尬地拉了拉帽子。

    金发的女孩们一共有三十几人,她们都被铐上手铐和铁链,排成一排,被两个暗族士兵监视着往前走。这种感觉很不好受,但没有人敢窃窃私语。爱莎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使劲抬起头记住这附近的道路,或许能有合适的逃跑路线。

    跟想象中的监狱不同,离开囚禁她们的房间后,她们所处的竟然是个相当豪华的地方:雕刻着精美花纹的墙壁、沿着走廊悬挂的油画、光洁明亮的大理石地面和漂亮的红色地毯,无一不象征着主人的尊贵。

    爱莎觉得自己好像知道这里是哪里了。

    暗族王国的首都狄姆斯卡,而且……是在暗族女王的城堡内。

    在暗族的国家竟然能有公主继承王位绝不是件小事,即使不考虑其他方位的因素,在以往都是不可能的,因为杜克已经快要两百年没有公主了。老实说,即使按照暗族女婴百分之二十五的出生率都不该这么多年没有公主,但王室偏偏碰上小概率事件,于是现任女王出生的时候据说前国王大惊失色,把刚出生的婴孩翻来覆去看了十几遍,又用各种手段确认这不是天生缺陷的王子而是货真价实的公主以后,才终于敢肯定自己不负祖先的期待、百姓的众望生了个女儿,顿时老泪纵横。至于继承权,那就没前面两个儿子什么事了。

    不过老国王活了很久,女王半年前才终于坐上早就宣布要给她的王位。如今女王已经四十五岁了,还有一个快二十岁的儿子,那大概就是这几个士兵要带她们去见的王子。

    即使女王的继承权早就铁板钉钉,但她真的继承王位时世界仍然吃了一惊,这简直是颠覆人们一直以来对暗族印象的事,连爱莎所在的那种了不少消息。那段时间的报纸几乎将女王的消息都扒了出来,爱莎想了半天,隐隐记起那个王子好像是叫布兰登。

    在走廊上大概七弯八拐地走了好几分钟,士兵才让她们停在一扇大门前,两人立正,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

    “王子殿下,可能是公主的人,我们已经带来了。”

    “让她进来。”

    “呃……不是,那个王子,有很多人……”

    门内传来一阵鞋底踏在地板上的咚咚声,不一会儿,一个黑发的青年从门里走了出来,看到外面排着长长队伍的三十多个金发姑娘,他明显地皱起眉头reads;。

    没想到王子竟然会是个相当好看的男性,排在前面的女孩子都不小心愣了一下。

    暗族之所以被称作暗族,就是因为他们的皮肤都呈现一种不太正常的铅灰色,据说这是神遗弃他们的标记。既然是神给予犯下重罪种族的标记,那么自然不可能是什么符合大家审美的好看的颜色,但眼前这个王子……偏偏就能把这个肤色都长得很赏心悦目。

    不过,大家并没有多少时间来欣赏敌对种族王子的容貌,这个年轻的王子只站在原地扫视这些女孩了几秒钟,就大步迈进,一下冲到排在队伍第一个的女孩面前,在女孩猝不及防的惊呼中,抓起她的手腕,在发现没有找到他想要的标记后,就毫不犹豫地将对方的手腕丢了,继续抓下一个。

    因为是最后从笼子里出来的,爱莎和伊丽莎白排在队伍的最后两个,爱莎壮着胆子看着前面发生的事,有些不明所以,但那个暗族王子显然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有哪里不正常,短短几十秒,他已经甩掉了七八个女孩的手腕了,大概马上就会轮到这里。

    “他在干什么?”

    见那两个士兵也被布兰登王子突然的行为吓呆,没空注意她们,爱莎小心地问伊丽莎白。

    爱莎感觉到伊丽莎白抓着她的手腕突然抖得非常厉害,她连声音都在发颤,但还是回答了爱莎的问题:“两年前……在沃尔德,战士高等学校入学考试,他……他捏断了那个……那个公主的手腕,并且在上面留下了封印力量的魔法,所以……”

    世界之心沃尔德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远离战争纷争的岛屿,各族混居,禁止发生种族矛盾,与此同时又是教育中心,因此年纪相仿的人类公主和暗族王子碰面倒也不是不可能。但是……

    “他没看见脸吗?”爱莎问。

    伊丽莎白摇了摇头:“沃尔德的入学考试为了保证公平性都用魔法模糊考生的面孔,考官和其他学生都没有办法在确定成绩和排名以前看到脸,身份也会保密……这个人他大概……大概是事后调查的……其实那原本是公主唯一一次离家的机会……”

    伊丽莎白说着就垂下眼帘,睫毛的阴影打在眼底,看上去有些可怜。

    爱莎心中一动,不着声色地将娇小的伊丽莎白往自己身后挡了挡,然而一转眼那个王子几乎已经看了一半人的手腕,眼看离她们越来越近,与此同时,王子那张俊美的脸色压抑着的怒气也越来越明显……

    “殿下!”

    突然,一个仆人打扮的暗族从走廊的另一边急匆匆地跑过来,神情焦虑。

    “陛下请你立刻去找她,好像是……人族那边的军队……”

    仆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好像真的极为急切的样子,布兰登的手一僵,犹豫片刻,收了回来。

    “好,告诉母亲我马上过去。”他道,“后面的人记录一下,送回去,我下次再找。对了……”

    布兰登略一停顿,突然说:“你们将她们送回去以后,把所有笼子的钥匙都送过来给我。”

    “是,殿下。”

    两个士兵不疑有他,立刻立正高声回答。

    目送着暗族王子快步离去,爱莎松了口气,伊丽莎白更是整个人都虚脱下来,如同失去力气一般依靠在爱莎身上。

    爱莎扶住她的肩膀,想了想,轻声地道:“我们肯定能有办法逃出去的reads;。”

    伊丽莎白抿唇,用力点了点头。

    ……

    爱莎和伊丽莎白凭着运气勉强脱险的时候,莱斯实际上已经抵达了暗族的首都狄姆斯卡。

    远古巨狼的奔跑速度并不逊于暗族里最杰出战士的飞行速度,只是莱斯必须要面对更多曲折的道路和障碍,他中途还打倒了几个巡逻时见到他并且认出他来的暗族——很显然,他的兽形让暗族士兵相当戒备。

    进入狄姆斯卡以后,莱斯在郊外停了下来。不远处就是暗族女王的城堡,按照传统,被抢来的少女都应该暂时关在城堡里,而爱莎……应该也在那里。

    天已经黑了,想到那个女孩现在可能非常害怕甚至在哭泣,莱斯心里一团乱麻,浑身的毛都不自觉地竖起来,摆出了攻击的姿态。

    “——莱斯,你到狄姆斯卡了是吗?现在是什么状况?”

    相当突然的,兽皇严肃的声音从耳朵里传出来。

    “……是,安全,没有敌人。看得见……城堡。”

    莱斯一顿,勉强用冷静的语气回答,但利爪却已经勾在地上,仿佛随时都能像离弦的箭一般向城堡射去。

    他能够闻得到,那座城堡里有让他安心的那个舒服的气味,然而包围她的却都是威胁的气息,暗族羽毛的腥……

    “莱斯,听着,冷静点,你不能一个人闯戒备森严的城堡。”卡特三世听到对面的狼喉咙里传出威胁的呼吸声,皱起眉头,担心他会敢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即使他……理解莱斯的心情。

    停顿几秒,卡特三世接着道:“你站在原地等几分钟,我已经拿到了你的坐标,下午的时候我派了一支部队去和你汇合,他们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你。不过,为了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尽快到你那里,这支部队里没有大型猛兽,基本上都是豹族和狐族的,我会让军队里的魔法师帮助他们联系你……对了,我记得那里面还有你的远方舅——”

    卡特三世的话还没说完,莱斯的耳朵就猛地动了动。他听到了军队的声音,但并不是卡特三世所说的豹族和狐族组成的援兵,而是人类的声音,同时,还有夹杂着浓重血腥味的人类的气味,而且……其中有一道气味令人在意。

    莱斯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会陛下接下来的话狂奔起来。他跑了大概几分钟才终于慢下脚步,他弓下身,隐藏在高大的草丛中,小心地靠近,从缝隙中露出两只眼睛,然后……他略微一愣。

    是一支庞大的人类军队,人类军队最近的战线按理来说都应该距离狄姆斯卡十几公里远,天知道他们是怎么赶过来的。所有士兵的盔甲上都沾满了新鲜的血迹,大家都面色疲惫,如果说他们是刚刚经历了惨烈的厮杀的话,任谁都不会怀疑。

    不过,令莱斯震惊的是领队的那个人。

    说起人类的女将军,所有人的脑海中都会第一时间浮现出“蒂娜·基洛特”的名字,由于莱斯一直以来都在对付暗族的西战线,而人类几乎都在东站线的关系,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比他成名早十多年的传奇般的女将军,但这并不是他最惊讶的地方,他最惊讶的是……

    蒂娜·基洛特身上散发着正是那道他刚才嗅到的和爱莎相似的气息,另外,仔细看的话……她们的脸竟然也有五六分相似,尤其是那双眼睛,爱莎长着和蒂娜·基洛特一模一样的棕绿色眼睛。

    这个时候,蒂娜并没有注意到有一个兽族少将正隐藏在这附近,她站起来,扫视士兵一圈,举起长|枪,高声道:“原地休息三个小时!凌晨行动!听明白没有——”

    第十四章

    女将军的声音洪亮而激昂,这样才能让长长的一列兵都听到她的声音,但太后面依然有人听不到,所以需要有人传达。【最新章节阅读..】不过,目前的状况的是,至少神海对岸的猫皇已经听到了。

    猫皇轻轻皱眉,对莱斯道:“刚才那个……是蒂娜·基洛特?”

    用这种口气说话的肯定是军队里有权势的人,而说到军队里有权势的女性,排除掉兽族,那自然只剩下人类里的蒂娜·基洛特,卡特三世能光凭嗓音就猜出对方的身份并不奇怪。

    莱斯点了点头,轻声“嗯”了一下。

    “原来如此。”

    卡特三世那边发出了然的声音,他沉默了大概有一分钟,就在莱斯以为魔法或许是中断了的时候,卡特三世的声音才重新在耳朵里响起——

    “——莱斯,我们和人类已经和平了二十五年了,你觉得在现在的情况下提出合作的话……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少?”

    ……

    夜渐渐深了,弯弯的半月在后半夜终于缓缓升起,从窗口静静地投下一束白光,给予了牢笼里的女孩子们些许视物的条件。

    这个时候,并不知道外面的兽族军队和人类军队已经达成共识准备趁着夜黑风高一起冲进来救她们的爱莎,正在努力想办法自救。

    昨天是相当疲惫的一天,在十几个小时内就经历了跌宕起伏的好几次危急。从暗族王子布兰登那里暂时脱险后,爱莎回到笼子里跟伊丽莎白意味着睡了一会儿,但在神经紧绷的状况下,她并没有睡着,而是拼命地在脑子里思索各种可能可以帮助她离开笼子的方法reads;。可是这个笼子太牢固了,每一根铁筋都坚硬无比,徒手是绝对不可能掰开的,而她们又没有工具,所以……

    想来想去,爱莎只想到一个可以试试的办法,那就是……她的能力。

    爱莎的能力是治愈,平时可以用来恢复伤口、治疗生病的植物和动物,只是恢复力有限。这个能力乍一看是不能在现如今的处境下对她们有任何帮助的,但是……治愈力或许也能理解为将某些东西恢复成原状的能力,这样一来的话,也许她能把笼子或者笼子的锁恢复成散碎的素材也说不定呢?

    保持着一种“反正试试不会死,但不试一定会死在这里”的积极健康心态,爱莎深吸一口气,将靠在她肩膀上的伊丽莎白轻轻扶起来,让她倚在旁边,然后自己走向笼子的边缘。

    “爱莎?”伊丽莎白醒过来,揉了揉眼睛,迷惑地看着突然离开的笼友。

    “抱歉,吵醒你了?”爱莎歉意一笑,“我想试试能不能拆了这个笼子。”

    “不,我没……等等,你说拆……诶?”

    伊丽莎白迷惑地眨了眨眼,但她很快就看到了让她惊讶的一幕。自称是来自边境小镇并且看上去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的平凡少女手中亮起金色的光芒,那种光芒像是清晨第一缕阳光一般温柔而明亮,光是看着仿佛就能得到慰藉。

    伊丽莎白相当吃惊:“你是魔法师?!”

    爱莎一愣,想要否定,但是她在使用治愈力时必须集中精力,因此只能咬着嘴唇暂时不说话。她还是第一次尝试在没有生命的物品上使用自己的能力,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受到了某些阻碍,很难使用。

    爱莎两手之间的光在昏暗的房间内格外醒目,不少本来就无法入眠的女孩小心翼翼地凑过来看着她,像是很期待的样子。然而,大概与爱莎她们隔着三四个笼子的女孩却沮丧地提醒道:“不要白费功夫了,我也是魔法师。我被关进来的时候就偷偷试了一下,这个笼子刻有防魔法的符文,他们对这个符文很自信,连魔杖都没有搜走。还有你的光芒太亮了,会引来暗族的,你能不能稍微……诶?竟然成功了?!”

    自称是魔法师的女孩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爱莎手里的光芒骤然变亮,并且明显地影响到笼子的铁筋,符文竟然被冲破了!

    女孩张了张嘴,吃惊地道:“你很厉害?不对,那怎么会被抓来……等等,难道你是有特殊能力的那种稀有魔法师?!”

    特殊魔法师的“天赋魔法”和寻常魔法师有微妙的差别,种类太多又千变万化,要完全防住需要相当高级的符文,而这种昂贵符文显然是不可能出现在量产的笼子上的。特殊魔法师出现的概率实在太小了,实在没有必要为那么小的概率费心。

    如果她们中有特殊魔法师的话,真的能逃出去也不一定!

    魔法师女孩忍不住振奋起来。其他女孩子们互相看了看,尽管她们听不太懂魔法师说得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但仍然能猜出是她们的希望。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