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五十九章

    此为防盗章  爱莎看着手里那根制作精巧的白丝带, 心情有些复杂。【..】

    韦森太太是镇里的裁缝,丰收节前也卖丝带,想要多系几根的少女就会向她购买。不过, 其实不管女孩子们准备在庆典前系多少丝带,里面总有最重要的一根,那就是母亲亲手编织的那根。镇里的女孩会在最重要的这根根丝带上写上真正的心上人的名字,然后偷偷系到小树林的深处, 以免少女心事被他人窥破, 却又偷偷期望着心上人能够发现。

    爱莎没有母亲,自然没有人给她做丝带了。祖母以前倒是说过等她年满十六岁就帮她做一根很漂亮的,可是祖母已经在去年离世。当然,爱莎其实并不太在意这个,她没有心上人,对有没有追求者也不大在乎,因此本来就不打算去系, 更没有去买过。

    明天就是举行庆典的日子了, 她原本是准备就这样和往年一样度过去的,可计划却变了。手心里和那根白丝带接触的皮肤似乎滚滚发烫,爱莎十分心暖。

    尽管韦森太太说剩下的都是卖不出去的丝带,但爱莎其实是知道的, 往年她都会剩下一些,可以留到明年卖, 也可以做成衣服上的装饰, 或者用来包扎礼盒。如果用来卖的话, 像这样一根丝带,大概值三个铜币。

    于是爱莎想了想,略微收拾了一下厨房,便出门往小树林走去。

    ……

    “啊,这不是爱莎吗!好久不见了!”

    “……你父亲还好吗?”

    “来,爱莎,拿着这个!”

    “小可怜……”

    爱莎的家在小镇的南面,而小树林在北面,中间要经过镇子的闹市区。在经过集市的时候,她的出现几乎引起了一次小规模风波。

    在小地方,比较与众不同的事总是比较引人注目的。偏远的菲尔瑞人口不多,居民彼此之间关系都比较密切,像爱莎这样被父亲单独抱回来的女孩自然引人注目,消息当年就传遍了全镇。幸好,这里的居民大多淳朴,只单纯地认为爱莎是丧母,对她的同情多过探究,一直对她多有照顾,再说,爱莎礼貌乖巧的个性也颇为讨人喜欢。后来,随着她的成长,出众的外表也渐渐开始引人注目,知名度进一步上升,即使是不认识她的人也知道了小镇南方有一个失去母亲、父亲常年出门在外的可怜但漂亮懂事的女孩,尤其在去年她的祖母死后,普通居民对爱莎的怜悯上升到了顶峰,等爱莎从失去亲人的悲伤中走出来时,大家对她表露的善意几乎到了让她不好意思的地步。

    穿越集市时也是如此,因为祖母前几年开始腿脚不便,爱莎开始承担出门购买食物和日用品的工作,再加上大家对她格外关注,这里的商贩她几乎都认识,一个一个打招呼弄得有些手忙脚乱。大家都在询问她是不是要去小树林系丝带,这让爱莎有些不好意思,她自知自己其实很普通,并不值得被这样特殊关照。

    水果摊的大叔特别热情,还往爱莎手里塞了一个苹果,说是感谢她前段时间帮忙治疗了苹果树。其实那并不算大事,毕竟爱莎治不好太复杂的病症,不过……想了想,爱莎还是腆着脸收下了。

    大概是由于明天就是大型庆典了的关系,今天的集市分外热闹,不仅仅是商贩,爱莎在行人中也碰到了不少熟人。等好不容易全部应付完捧着苹果从集市里挤出来,爱莎甚至冒出了汗,感到十分疲惫。

    这时,爱莎的肚子小小地叫了一声。她的脸不禁微微一红,发现已经离开集市,没有人注意她才总算松了口气。

    因为急着出来系丝带,她午饭还没有吃就出来了,想不到会在集市上耽误这么久,还真有些饿了。

    她看了眼手里的苹果,决定先去河边洗洗吃了,她记得小树林里就有一条河。

    爱莎从小在镇里长大,对小树林十分熟悉,知道这个树林虽然深,但外围着实没什么危险动物,因此她毫不怀疑地放心往里走去。

    ……

    莱斯醒过来的时候,对自己身处何处仍然有些迷茫。

    为了摆脱暗族的追击,他在逃跑时几乎没有任何辨别辨别方向,完全是循着本能,尽量往难走、隐蔽又复杂的地形跑,这使得他对自己的处境一无所知。

    莱斯并不是很清楚那些暗族追了他多久,可能是两个晚上,也可能是三个。即使是远古巨狼在受了伤失血过多的情况下奔跑那么久也已经是极限,他只记得自己意识到后面已经没有暗族的声音的那一刹那,早已没有知觉的脚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他跌倒了,没有力气站起来,于是终于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晕了多久……或者说,他原本并没有期待自己依然还活着。正因如此,他为自己依然能睁开眼睛而惊讶,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耳边有着什么声音。

    “莱斯!莱斯!听得到吗!莱斯!”

    过于急切的说话声对一个重伤患来说过于吵闹。莱斯皱了皱眉头,他响起来了,他在失去意识时就是被这个声音吵起来的。

    不过,说话声的主人显然是在寻找他,勉强摆动了一下目光发现周围并没有其他生物后,莱斯才意识到这个声音是直接出现在他耳朵里,大概是魔法的一种。于是他顿了顿,道:“……嗯。”

    “……”

    “……”

    “谢天谢地!!陛下!!听到了吗!!陛下!!沃尔夫少将还活着!!!刚才那个一定是他的声音!!陛下!!您听到了吗!!”

    对面的声音忽然很激动,莱恩觉得自己疑似听见了一些欢呼声,但因为他依然在耳鸣,听得并不十分真切,而且太吵的声音只会令他更加痛苦。

    然后,对面和他对话的人就换了一个:“……听得到我吗?莱斯。”

    那是一个一贯冷静且带着傲气的声音,不过这一次,这道熟悉的声音却有着一直紧绷的精神终于放松地疲惫。

    莱斯无力地趴在地上,他的喉结滚了滚,艰难地张开干涩地嘴唇,道:“陛下。”

    对他来说,卡特三世的确就是相当于他父亲一般的人,可又因为陛下非同一般的尊贵和仁慈,他对于陛下的感情却有掺杂着微妙的敬仰。在近乎绝望的逆境中听到敬慕的长辈担忧的声音,莱斯几乎是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

    他不太清楚陛下是怎样联系到他的,但陛下一向如此无所不能。而且,这证明着他……没有被放弃。

    “祭司花了两天才判断出你的具体位置,你可能已经晕过去好一段时间了。大祭司说你已经进入了人类的领地,目前位于瑞恩王国境内的森林。”令人安心的声音直接传入耳内,“很遗憾,按照我们之前和人类签订的和平条例,我们无法派人过去接你……我知道这个要求很为难,但也希望你能尽量不暴露身份,好吗?”

    一贯高傲的陛下能用这种商量的语气和他说话已经很难得了。莱斯想要点了点头,但想起他点头对方看不到,这才开口:“我明白,陛下。”

    陛下似乎松了口气,问:“……你的身体状况怎么样?受伤严重吗?”

    “没有问题。”

    “不要逞强,我的孩子。”

    “……”

    听对面不再有声音了,兽皇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微微叹气。沃尔夫家族的最后一个孩子是难得一见的好孩子,只是……太倔强。

    这个孩子一向不喜欢说话,这样想从他那里听到伤势大概是不太可能了。想了想,远在神海对面的大白猫摇了摇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道:“首先,你要想办法活下来,孩子……你还记得我们和人族打仗时,我亲征的事吗?”

    莱斯微微一怔,回答:“我记得。”

    陛下的种族不能让外族所知,所以陛下亲征了的事,当时只有极少数将领才知道,后来公开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当然,如果不是陛下中途受着伤失踪了的话……可能还不会公开。

    陛下的兽形在战争中显得过于娇小,不幸在一次混战中失去踪迹。陛下从人类领土费尽千辛万苦才回到兽帝国,其中经历陛下后来没有再提,不过大家都相信以陛下的威猛和智慧,定然是踏着无数试图谋害他的人类的尸体回来的。

    虽然陛下回来后,就宣布和人类和谈。

    大概是知道陛下终于要说起自己的这一段传奇经历了,莱斯明显感觉到对面的杂音轻了不少,大家都屏息凝神地听着。

    果然,顿了顿,陛下缓缓地开口:“知道吗,或许被局限在兽形之中,并不是件坏事,我会教你怎么做。首先,你要找到水源,顺着水源就能找到人类居住地方……”

    莱斯听到对面传来“原来如此找到人类就可以抢劫药品和食物了”“噢噢不愧是陛下”“陛下真是足智多谋” 的称赞之声。

    陛下的命令是绝对的,而且,出于对陛下智慧的信任,他也会照他的一切话去做。莱斯慢慢地感觉到疲惫的身体里涌现出最后一丝力量,他支撑着站了起来,嗅了嗅地面。

    要在自己的血气中嗅到水的味道很不容易,但莱斯还是做到了,他使劲地撑起自己的腿,朝那河流的气息一瘸一拐地走去。

    陛下的声音依然陪伴在他脑海中:“找到人类居住的地方以后,和他们接触。记住,第一个接触对象上去不大的女性,不要说话,不要暴露你是兽族的身份。”

    莱斯站起来以后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他闷闷地发出一点响动表示听到了。与此同时,对面又传来了“为什么非要是年纪不大的女性?”“可能是因为人类女性体力比较弱容易杀吧,年纪小的更容易杀”“原来如此……总觉得这样有点不道德啊,可是这样的确最保险”的讨论。

    莱斯动了动耳朵,他好像能听到河流的声音了,水源离得很近。

    “等你找到一个看上去不难相处的女性以后……”卡特三世顿了顿,“试着讨好她。”

    莱斯正在行走的动作猛地一顿,几乎是同一刻,对面的杂声也爆炸了——

    “什么?!”

    “刚才陛下是说杀了她吗?陛下说得是杀了她吧?”

    “陛下您——您——当初难道——”

    然而卡特三世并没有理会他们的惊恐,反而继续沉稳地往下说:“讨好人类女性的方法很简单,你当着她的面坐下来,摆一个乖巧无害的姿势,让她觉得你是没有攻击性的。你睁大眼睛——这样看起来才比较可爱——要用真诚、友好又有点可怜的眼神望着她……”

    60.第六十章

    此为防盗章  陛下安慰他一次失败没什么关系, 等一会儿可以再去找个女孩子试试。【..】但莱斯一瞬间觉得很疲惫,他有点不想试了,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应该告诉陛下这个方法不适合他的, 他可能还是更合适一个人行动。

    他还能动, 等下可以去找食物吃,补充体力, 然后明天在森林深处找个安全的地方变成人形, 把箭□□,再找点草药敷上。

    当然, 以这种状态进行形态变化肯定会很痛,不过他是军人,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跟拖着伤跑了几天比起来还好, 而且眼下……

    “啊!”

    尖叫声打断了莱斯的思路, 这已经是短短几十分钟里莱斯第二次听到这个人类女孩的尖叫了。莱斯微微蹙眉, 动作一顿, 抬起头, 正好看见跑出了好几百米的爱莎以一种不太自然的姿势跌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他嗅到了新鲜的血腥味。

    ——爱莎踩到了捕兽夹。

    这个很老旧的捕兽夹她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放在这种位置又生了锈的捕兽夹肯定不是猎人放的, 大概是它很久以前就被放在森林里但是没有捕到猎物, 后来被玩闹的小孩捡到于是作为恶作剧或者“模仿狩猎”的道具移到了这里。爱莎知道小镇里有不少顽皮的孩子会摆弄这种东西, 以前也出过事故, 她本来准备吃好苹果就来把这个夹子收起来的,谁知刚才太害怕反而自己踩到了。

    现在天气还不算太冷,爱莎还穿着裙子,只在外面罩了件针织衫,结果捕兽夹的利齿直接狠狠刺进肉里,几乎是一瞬间爱莎就疼到了浑身被冷汗浸透的地步。爱莎并非不会开捕兽夹,可不知是这个捕兽夹年代太久坏掉了,还是她太过惊慌的关系,这个夹子此时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那只刚刚咆哮过的猛兽还在离她很近的位置,爱莎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了比之前更加可怕的绝境。勉强再去开夹子恐怕无济于事,她决定干脆继续跑。

    人类的遇到危机时的潜力是无限的,如果是在平时被夹住,爱莎绝不会认为自己还有力气跑,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她的身体里竟然奇迹般地涌现出一股力量,爱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可惜,来不及了。

    还没等她迈出第一步,巨狼已经到了面前。

    爱莎重新跌回地面,恐惧地闭上眼睛。

    然后,她感觉到那带着血的气息靠近了她,野兽温热的呼吸喷在她身上都是一股清晰可感的大型气流。

    对方的巨爪压在了她的大腿上,嘴贴近了她的小腿,首先碰到的是毛,然后是尖锐的牙齿……

    爱莎浑身发颤,原来临近死亡是这么恐怖的事,可她只能像这样无措地等待着最后一刻地来临——

    咔嚓。

    脚踝一松,预想的疼痛并没有来临。过了好几秒,爱莎才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然后便看到那头灰狼甩头将被硬生生掰成两瓣的捕兽夹丢进河里,发出响亮的“噗通”声。

    爱莎一愣:“你……”

    她的话卡在喉咙中,因为灰狼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想要离开。

    莱斯并不是出于同情心或者怜悯来帮忙的,他只是来承担责任。

    爱莎会踩到捕兽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从空气中传来的信息判断,人类的聚居地离这里起码有两公里远,让她像刚才那样跑回去的话,她即使不残废可能大概也会留下其他病症。这种平民女孩一看就和战争没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